关于满月阁 > 新闻动态 > 青岛月子会所冰火两重天 医疗背景成竞争法宝

青岛月子会所冰火两重天 医疗背景成竞争法宝

发布:2016-05-01

有的月子会所,曾红极一时如今却门可罗雀;有的月子会所,自开业之初至今一直热度不减……月子会所冰火两重天,背后原因究竟何在?到底什么样的月子会所最受青睐?如今放开二孩,给月子行业带来新希望,岛城有从业者押注“月子”招募合伙人,期待再续往日辉煌,迎接下一个“春天”。


月子会所冰火两重天


时光回到5年前,月子会所红极一时。月子餐、产后修复、宝宝护理……月子会所“一条龙”式的母婴服务受到新一代产妇的欢迎,虽然价格不菲,28天收费5万多,但消费者依然趋之若鹜。而如今,有的月子会所却举步维艰,生意大不如前。


4月25日,记者以为家人寻找月子会所为由,来到崂山区一家月子会所进行探访。此间月子会所邻近崂山风景区,依山傍海,风景秀丽。在负责人李女士的带领下,记者看到该月子会所上下三层,十余个房间均空闲。据了解,该月子会所是岛城最早一批月子会所,曾经生意十分红火,最火爆的时候“一床难求”。


然而,由于种种原因,该月子会所生意一落千丈。曾经28天费用超5万,如今价格已降到1.5万元。“虽然价格降了,但服务质量没有降。新生儿抚触,产后塑身,定期医生检查这些项目都有,你们尽可放心。”李女士反复承诺。当记者问到为何无人入住时,李女士称,前期门前道路长期施工影响了客源。


“你好,我想预订今年6月份的月子房,现在还有吗?”“我们8月份之前的月子已经约满了,现在都得提前3到5个月才能约上……”4月26日下午,记者以产妇家属的身份去市南区一家医院的月子会所进行探访,负责接待的莫女士向记者介绍道。


说明来意后,莫女士带着记者来到7楼的产科病区,高端月子套房就设置在此。打开套房的门,一股浓重的味道扑鼻而来。“这是臭氧消毒的味道,我们每天都要对月子房进行消毒。”


套房干净整洁,里外两间,除供产妇休息的海景卧室外,还设有家属休息区、配餐区及高级配置的卫生间,冰箱、电视、微波炉等设施也很齐全。据莫女士介绍,除了两间高端套房之外,还有机器猫、HelloKetty、小黄人等4间主题房,均配备家属休息区和独立卫生间。


“还有两层月子房还在装修,未来可以承载更多的产妇在这里休养。”莫女士向记者介绍,目前医院提供59800元和69800元两档高端月子服务。今年8月份之前的房间已约满,“坐月子”需提前3至5个月进行预约。“在我们这里分娩的产妇很自然地就选择在这儿坐月子,因为医生对她和孩子的情况都很了解。前几天我们还接待过一个产休一体的妈妈,费用大概是12万。”


押注“月子”招募合伙人


郝罡,青岛合馨月子会所总经理,岛城首批“月子经济”淘金者。在2009年时,郝罡瞅准月子会所商机,在崂山风景区租下一栋独栋别墅,经过两三年的培育,月子会所在青岛红极一时。“我们那时候生意太好了,房间都没有空着的,一年经营额能达到数百万元。”4月27日,郝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他表示,靠着良好的口碑和较高的性价比,甚至有从北京、上海的客户打“飞的”到他这里坐月子。


但时过境迁,郝罡的月子会所生意大不如从前。从2014年下半年起,郝罡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,尽管一再降价,但接待量直线下滑,目前仅能维持在每月两三名顾客的水平。


究其原因,郝罡也说不清楚。“我觉得,月子会所当时红火是因为大家觉得很新鲜。”郝罡说,在他看来,任何一个事物都会经历跌宕起伏,“月子会所由火热到降温,这个过程并不难理解。老百姓接受新鲜事物要有一个反复的过程。”


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,郝罡又看到了新希望。“放开二孩之后,坐月子的人肯定成倍增加,月子会所还是会很有市场前景的。”正因为如此,郝罡决定重振旗鼓,招募合伙人奋力一搏,期待重现往日辉煌。


尽管生意遭遇风波,但郝罡仍坚信月子会所生意肯定会火。而最近一年,郝罡也展开融资计划,国内外许多投资人也与他进行洽谈,一些投资人都想直接接手他创办的品牌,但是他没有答应。“我希望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合伙人,他必须十分热爱月子会所这个行业,同时对青岛市场也十分熟悉。我就想找这么一个人。”


月子会所市场容量可超30亿元


岛城业内人士表示,二孩政策为月子中心的发展带来了无限商机,二孩政策使得每年多增加200到300万人口,而想生二孩多是社会经济实力较强人士。


2016年,我国将迎来“第四次人口高峰”。随着“85后”、“90后”独生子女陆续进入育龄期,母婴护理服务需求水涨船高。相关机构测算表示,我国母婴市场每年约有800亿元的规模,这其中,月嫂服务市场容量约为23亿元,月子会所市场容量或可超过30亿元。


月子会所逐渐形成一个产业,但由于缺乏相应监管规范,也使得月子会所行业鱼龙混杂。“其实这个行业不管是高端还是低端,外人都觉得暴利,想参与进来,但其实投入还是比较高的,也没那么好做,”一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“一些月子会所为了吸引顾客,把价格压得很低,但低价又无法提供所承诺的服务。


记者了解到,与专业妇幼保健院和妇产科医院不同,月子会所并非医疗卫生机构。而正规的月子会所,其经营范围除了母婴护理服务、母婴用品销售等以外,还需要取得相应的餐饮、住宿经营等执照。


去年11月,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发布《产后母婴康复机构行业管理与服务指南》,这是我国第一个关于月子会所的行业标准。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“指南”的发布,将促使月子会所进入洗牌期,目前良莠不齐的市场会愈来愈规范起来。


“消费者在选择月子会所时,一定要事先参观考察,尤其是服务的专业性和科学性。货比三家,再做最终打算。”岛城一家妇产医院产科冯主任提醒说。


岛城月子会所分四档


据调查,岛城同档次的月子会所服务内容几乎大同小异。目前,岛城月子会所的服务周期有26天、28天、30天以及56天之分,其中以28天最为普遍。价格方面,以平均标准计算,最低标准套餐为3至5万元/月,最高则达到29万元/月,这也是记者调查到的目前青岛收费最高的套餐。


记者采访发现,这一天价套餐要价之所以高,除了能入住五星级标准总统套房外,还附带有针对身体各个部位的产后形体修复、SPA及中医调理课程等。但除此以外,记者发现其与标价七八万的套餐并无太大区别。


位于李沧世园会的金月汇月子中心,是一家全国性连锁机构,该中心总经理仲君易告诉记者,“月子会所”起源于我国台湾。近年在大陆兴起的月子中心发展速度迅猛,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经济发达地区已有月子中心近200家。在国内一线城市的“月子中心”也在短短几年内迅速发展起来。如今,成都、青岛、济南等二三线城市的“月子中心”也开办得有声有色。


据统计,截至2015年,台湾每100名产妇中有近70名会选择月子会所坐月子,都市化程度最高的台北则超过九成。而上海百名产妇中仅有8位会选择月子会所,目前青岛选择月子会所的产妇比上海稍低。


“其实十几年前的台湾,选择月子会所的妈妈也只占到个位数。但经过十数年的发展,整个行业越来越成熟,民众生活消费水准也在提高,月子会所自然就被普及开来。”仲君易说。


在仲君易看来,像青岛这样的沿海城市,市民整体消费观念的变化和提高只是时间问题,产妇选择月子会所的比例从目前的个位数到过半,或许只需花5-6年时间,整个行业具有巨大发展潜力。


“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月子产业将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且呈上升的趋势。”仲君易表示,目前岛城月子会所有十余家,随着需求量增加,这个数量肯定会继续增加。


专业医疗背景成竞争法宝


历经7年沉浮,岛城月子会所经历大洗牌。为何有的生意持续红火,有的生意却一落千丈呢?


记者调查发现,专业医疗背景成月子会所之间的竞争法宝。岛城知名妇产科专家王静怡介绍说,医院模式的“产休一体化”带来分娩与护理的 “无缝对接”,同时,医生对产妇和新生儿的健康状况也能随时掌握,这让产妇在坐月子期间更有安全感。”


记者调查还了解到,一些与医院合作的月子会所,也能维持良好的营业水平。“前些年老百姓是跟风找月子会所,现在好像更理性了。”青岛妇婴医院产科门诊主任许传凤分析说,医院有月嫂、催乳师、B超师、产科医生、儿科医生等在内的专业团队,给产妇提供全方位服务。此外,“医养结合”也让整个生产和恢复过程更加方便,选择了医院的月子服务,孕妇生产的病房可以直接用作产后护理的病房。


来源: 青岛早报
本版撰稿摄影 记者 锡复春

满月阁月子会所
地址:青岛市市南区香港中路76号 颐中皇冠假日酒店2楼前台
提交